小人物·时代的旁注 回访2010 “挟尸要价”微澜散尽 王守海加入“正规捞尸队”

社会 admin 评论

小人物·时代的旁注回访2010“挟尸要价”微澜散尽王守海加入“正规捞尸队” 2010年,中国发生了很多大事件,上海世博会、广州亚运会都让人难忘,玉树地震、舟曲泥石流灾害也让我们悲痛。但是在这个岁末,我们却更愿意回访这些曾经让我们牵挂的小人物,因为

小人物·时代的旁注回访2010“挟尸要价”微澜散尽王守海加入“正规捞尸队”

小人物·时代的旁注回访2010“挟尸要价”微澜散尽王守海加入“正规捞尸队”


  2010年,中国发生了很多大事件,上海世博会、广州亚运会都让人难忘,玉树地震、舟曲泥石流灾害也让我们悲痛。但是在这个岁末,我们却更愿意回访这些曾经让我们牵挂的小人物,因为他们的故事,更容易成为我们的生活,他们的命运,正是我们的悲喜。

  2010年改变了他们的生活,他们也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这个时代,哪怕只是时代的一点细节。他们是这个时代的旁注,虽不举足轻重,但颇意味深长。

  在即将告别2010的时刻,我们需要重温这些人和事,然后或卸下,或继续背负前行。

  王守海:

  挟尸?金奖照片让我心烦

  今年8月18日,中国新闻摄影最高荣誉“金镜头”奖颁出,《挟尸要价》以全票赢得最佳新闻照片奖,有关人士发文称该照片被误读,建议撤销获奖资格。此事成为了2010年一大热点事件。

  对照片中故事真实性的追问中,照片中的白衣老者、湖北荆州三八村72岁渔民王守海被推向舆论的中心,迎接他的是公众关于道德和良知的拷问。

  最终,挟尸要价者另有其人,王与其仅是雇佣关系。直到今日,王守海的生活归于平静。对于舆论对“捞尸”行业的责难,王守海一直认为自己“捞尸是不得已而为之”,“一个月的退休费330元,自食其力挣钱,有何错”?

  成都商报记者 罗道海湖北荆州 摄影报道

  “风声”过后

  即便经历了沸沸扬扬的“挟尸要价”,其实一切都未改变。

  就在大学生搭梯救人的荆州长江宝塔湾水域,今年仍有多人溺水身亡,捞尸人也就依然存在。遗憾的是,打捞尸体的还是那帮老人,王守海便是其中之一。在江中拖了4具尸体、捞了2具,还有两具没能找到———这便是王守海今年的“收获”。

  “风声”过后

  王守海今年又捞两具尸体

  “挟尸要价”引爆舆论的当口,王守海选择了继续捞尸。今年,光拖尸就有4次

  戴着一顶鸭嘴帽,72岁的王守海悠闲地在村头转悠。“总算过去了,再也没有记者来找我了。” 在三八村,王守海恢复了以往的生活。没打鱼的冬季,5毛钱一把的纸牌,足以打发他闲下来的日子。

  原本,王守海和捞尸的老人们都是渔民,当有人溺亡后,他们会被召集起来,谈妥价钱后打捞遗体。去年10月24日,发生在荆州的3名大学生为救溺水少年遇难事件中,老板陈波收取了3.6万元捞尸费,而王守海拖着尸体立于船头的照片被瞬间定格,“天价捞尸”将他推入“无底深渊”。

  今年8月,随着《挟尸要价》照片获奖的争议,来自全国各地的记者纷纷云集三八村,心烦不已的王守海为躲避记者的追问,而藏身村民家中。而今,风声已过,王守海可以大大方方抱着重孙走在村头。

  原本,王守海是准备起诉照片拍摄者张轶的,后来也不了了之。

  谁也料想不到的是,就在“挟尸要价”引爆舆论的当口,王守海今年还是选择了继续捞尸。

  这年,光是在江水里拖尸,王守海就干了4次。王守海说,每次都是接到派出所的电话后,他邀上人驾船而去,把江中的尸体固定后拖运至指定地点,每次200元的辛劳费,他可分得70、80元。“这点钱,我就是打牌输三天,也输不完。”

  捞尸———自然免不了,地点还是在三八村对面的宝塔湾。

  “今年捞了两具尸体,也有两具没能捞上来的。”王守海说,捞起来的是两个学生,其中一个还是陈波揽来的生意。

  王守海所指的陈波,就是趁几个老人在江中捞尸时,在岸边找长江大学的老师挟尸要价者,王守海只是一个打工者。

  不过,捞尸人王守海也有捞尸不如意时。

  今年8月,一个钟祥人在长江溺水而亡,王守海又跑去凑热闹。捞尸的第一天,王守海与大伙一无所获,他领了100元的辛劳费回了家。不料次日,尸体被捞了上来,但王守海因感冒被老伴强留在家休息没去成,结果分钱时,他一分也没得着,还抱怨了老伴几句。

  选择“现实”

  “捞尸,也是不得已而为之”

  72岁的王守海说,能打渔的季节一年也只有3个月,“捞尸挣几个零用钱也是没有办法”

  直到今日,王守海并不觉得当日有何过错,以至于令自己惹下麻烦。

  8月18日,中国新闻摄影最高荣誉“金镜头”奖颁出,《挟尸要价》以全票赢得最佳新闻照片奖。第二天,长江大学李玉泉发文称该照片被误读,建议组委会和评委会撤销该照片的获奖资格。

  事实上,警方当初公布的调查结论是,王守海是受邀而来的捞尸人,要价者系陈波。这与人民摄影“金镜头”评委会针对《挟尸要价》图片所涉及的新闻事实的调查结论一致,“《挟尸要价》的新闻是真实的,不存在造假问题”。

  争议总算是告一段落。但王守海一直认为自己“捞尸是不得已而为之”。“一个月的退休费330元,打个小牌也不够,自食其力挣钱,有何错?”王守海说,他们本是渔民,但是能打渔挣钱的季节一年也只有3个月,“捞尸挣几个零用钱也是没有办法”。

  王守海老伴称,早年,为了养活4个孩子,王守海在江边挑过煤、卖过冰棒、卖过甘蔗,捞尸对他来说是个既轻松挣钱又快的行当,每到有人叫捞尸时,村里的老渔民是你争我抢。

  王守海有三女一子。大女儿现在开了一家茶馆;二女儿给人打工,二女婿病了,三年没有工作挣钱;小女儿虽日子好过点,但还有孩子在读书,负担也不轻;唯一的一个儿子,也在为前途奔波,准备凑钱与4个合伙人买艘货船。

  “儿女们各有各的难处,怎好意思开口要钱。”王的老伴嘀咕。

  虽说家里的开销是由儿子掏钱,但老人觉得总是找儿子伸手不自在,“手里有个活钱不求人”。

  也因此,72岁的王守海与老伴并未在家享受天伦之乐,而是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,以便换回几个钱。

  真正的挟尸者

  新打捞公司幕后仍是陈波

  “陈波这个人,真的干得出来”,“挟尸要价”本为村民们所不齿,尽管捞尸已成一个行业。

  事实上,大学生救人溺水之地———宝塔湾,地处三八村江对面,历来是荆州城区长江游泳溺水高发地段。

  自从去年大学生救人身亡事件后,宝塔湾才被当地部门设立安全警示牌。

  王守海说,有一年,宝塔湾曾有20多人溺水身亡,后来尸体都被打捞上来,而尸体所处的地方正是王守海打捞三名大学生之地。“宝塔湾下面地势平坦,很容易打捞。”

  值得一提的是,长江捞尸是一个手艺活,不仅要有江底捞尸的工具滚钩,还得熟悉沿途水势,便于估算尸体所在的位置。而在全村也就两三副滚钩的三八村,王守海家早年就有一副滚钩,他顺理成章成为捞尸的骨干。

  王守海还记得年轻时,这种滚钩专用来捕捞江底的中华鲟。“一斤三毛九,用来抵生产队的任务,后来分给全村人吃了。”王守海强调说,那时捕杀中华鲟并不犯法。

  就在陈波捞尸前,常有家属找到附近渔船,用泪眼来打动渔民们低价打捞。但陈波负责谈价之后,付不起高价的家属,除了坐在江边痛哭,等待遗体过几天后自己浮上来,别无他法。

  出生在三八村的陈波,最先看到了这一“商机”,才与好友注册了打捞公司,“挟尸要价”就随之而生。

  真正的挟尸要价者、出生于三八村的陈波,在当地口碑并不怎样。从小随父母迁入对面的沙市后,很少回来村里,上次被劳教3年后,成了三八村走出去的一个“小混混”。

  “挟尸要价,陈波这个人,真的干得出来”。村民评价。

  去年的捞尸事件后,陈波的打捞公司被查封。陈波除收取高额打捞费外,还乘人之危另外索要了价值300元的烟和矿泉水,该行为构成敲诈勒索,公安机关已依法将其治安拘留15天,并处1000元罚款。

小人物·时代的旁注 回访2010 “挟尸要价”微澜散尽 王守海加入“正规捞尸队”

注册送体验金_彩金:小人物·时代的旁注 回访2010 “挟尸要价”微澜散尽 王守海加入“正规捞尸队”

喜欢 (0) or 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

网友最新评论